A墨水瓶A

【忘羡】《小秘密》忘羡小甜饼

银尾狐:

可爱


正襟危坐的炕:



鸡血产物,忘羡小甜饼,江澄视角

今早10点看到动画官微老祖人设头顶那根毛...我真的想笑...

后来发现...咦莫名其妙得越看越萌...

这篇ooc雷且无聊,就当成私设随便写写,不要揍我(。

不是混更,今晚及格分照旧老时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秘密》




 








江澄其实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小秘密。




 




 




魏无羡头上那根总是微妙地翘着的头发丝,看起来好像就是单纯地随风摇摆。




 




 




———— 但其实他总是能看出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




魏无羡第一次到云梦的时候,一推门看到狗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死命地抓着江枫眠的衣角,带动着那根头发也跟着颤巍巍地抖动着。




 




 




江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那根不一样的头发。




 




 




【看起来好像妃妃的尾巴啊...】他心想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深究那根头发,紧接着被江枫眠要强制送走爱犬的消息砸懵了,圆乎乎的小身体气到发抖,恨不得将那人连着那根碍眼的头发一起塞进莲花坞的池水里。




 




 




====




魏无羡来到云梦的第一个月,对于陌生的环境还是怯怯的,每次看到江澄的时候都好像还对上次送走狗狗的事情心怀愧疚一般垂着小脑袋,黑亮的头顶上方那根毛也蔫了吧唧地耷拉着。




 




 




江澄十次里有九次看到他的时候,那根头发都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得他觉得甚是碍眼,恨不得伸出小手将那根毛立起来。




 




 




最后,他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伸出白白的小手掌心拉住了那人的衣服,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你要...和我一起去莲湖摘莲蓬吗?”




 




 




魏无羡头顶的那根毛瞬间像被阿娘的紫电抽打了一样精神百倍地立了起来,同时小心翼翼地抬起白嫩的小脸用湿漉漉的黑眼睛盯着他露出浅浅的笑意。




 




 




江澄终于觉得看着舒服多了。




 




 




 




====




 




舒服个....屁。




 




 




接下来的几年间,这根毛每天都随着主人浪到没边的嘴欠和嚣张挑衅的身姿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特别是在和他斗嘴的时候,那根毛都在头顶嚣张地立着,吵到激动的时候,头发丝顶端甚至会微微弯曲成柔韧的弧度,像只躬起背部的猫。




 




 




...看得他恨不得回到过去将自己主动示好的嘴给堵上。




 




 




====




不对劲,很不对劲。




 




 




虽然魏无羡每天面上还是笑嘻嘻的,但是江澄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那根头发有这么反常了。以往那根头发都是精神得不行的样子,现在大多数情况下却都是蔫了吧唧地贴着魏无羡的头顶。




 




 




他轻哼了一声,心想虽然云深不知处的教条古板又繁琐,但是终于可以让这小子收收性子了,省的整天四处偷鸡摸枣儿给云梦丢脸。




 




 




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错了。




 




 




魏无羡哪里是收了性子,这是把性子全憋在固定的一个人身上发了!




 




 




====




“魏兄,蓝老头他...”




 




 




聂怀桑话说到一般突然噤声,干咳一声,展开折扇缩到一旁。




 




 




魏无羡微微侧头,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古木下站着挺拔修长的身影,身形一动,嘴角噙着笑意跳下了墙檐,迎上去就嚷着:“忘机兄!”




 




 




江澄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原以为被压制了性子,这段时间再也不会嚣张地立起来兴风作浪的头发。




 




 




————又立起来了。




 




 




魏无羡兴高采烈地想要追过去,结果吃了个飘然而去瞬息无踪的背影,皱了皱鼻子,转头看着其他人道:“他不睬我。”




 




 




江澄眼瞅着那根毛又无精打采地垂下来,心想,他刚才要是注意到你头顶那根拧巴弯曲,荡漾得不行的头发,睬你才怪了。




 




 




嘴上就控制不住地嘲笑他:“他肯定和他叔父一样,觉得你邪透了,坏了胚子,不屑理你。”




 




 




====




每天魏无羡从藏书阁抄书回来,江澄都可以看到那根头发在他头顶精神抖擞地立着。




 




 




偶尔他在谈话间聊到蓝忘机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陷入了沉思状态中。




 




 




但是江澄一看到他嘴角隐不住的笑意和头顶颤颤悠悠抖动着,时而押平了伸直时而略微弯曲的那根头发丝儿。




 




 




就知道他肯定不在想什么好东西。




 




 




====




后来过去了好几年,中间也发生了很多事,江澄总觉得那根毛像个人一样,也被世事所累,兴风作浪不起来了。




 




 




直到百凤山围猎。




 




 




“忘机。”蓝曦臣温和的声线轻唤着身旁立于马上如玉树一般挺拔的身影。




 




 




江澄直觉一般地侧头,眼睁睁地看着魏无羡头顶的那根毛像是沉眠了许久突然苏醒了一样,颤颤巍巍地竖起来,对准了某个方向羞涩地摇摆着。




 




 




 




他突然就很想拿把刀把魏无羡剃秃。




 




 




 




 




 




 




 




 




—————————欧了———————




 




 




 




 




当然最后没剃成,不然就是秃头祖师了(bushi




 




 




...我到底在写什么东西( _ _)ノ|






评论

热度(2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