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墨水瓶A

魔道众宠饲养法则(一)(很久以前看到魔道众人饲养法则我就想试试了_(:з」∠)_)

君子:

红眼黑兔魏无羡
      羡羡的饲养法则很简单,但是他很会闯祸,如果你的隔壁有江澄迷你紫貂就要小心了,幼年的羡羡和江澄基本是见面就打架,而且一般都是江澄的主人拎着惨兮兮的但是仍一脸傲气江澄来找你要精神损失费。
      如果你是个漂亮的姑娘,那么前期羡羡会对你疯狂地撩,例如扭动胖胖的身体挥软软的爪子,向你展示软软的肉垫以及疯狂眨眼,在你看书做作业工作的时候跳上桌子打滚甩尾巴。如果你担心自己会被萌死请立刻告诉店家,我们马上发给你一直蓝忘机。
      另外,如果你实在是没时间,你也可以买只蓝忘机兔,这样你就可以看到蓝忘机每天叫羡羡起床,吃饭,睡觉,甚至还会给羡羡做饭。要是哪天快没菜你就会接收到蓝忘机的冷眼凝视,即使大清早也会把你踹起来买菜。
琥珀眼白兔蓝忘机
      蓝忘机的饲养就很麻烦了,适合跟时间观念的精英人群,每天八点把你踹醒,晚上八点踹你陪他读书,十点踹你去睡觉 ,晚一秒钟都不行。
      如果你担心忘机兔幼年太过孤单,可以买只蓝曦臣回去给他做伴。如果你有恶趣味想看被整疯绷不住表情的忘机兔,你也可以幼年时把他和羡羡一起。
      另外,请在忘机兔成年前给他找到一只羡羡,否则他会很哀怨,然后会做出无法预料到的事情,甚至可能伤害自己。
      忘机兔有了羡羡后你就不用操心羡羡的生活问题了,应该说你除了羡羡生病就别靠近他了,如果你作死想在忘机兔面前挑逗羡羡,那么恭喜你你在本店买的人身保险可以派上用场了。
      最后,到了交配的季节请别让忘机兔发现羡羡四周有一只活的雌性,(对,包括你) 晚上请更不要因为好奇心去看他们在干什么,除非你想和羡羡一样下不来床,哦对了,你躺的是病床。
虎皮茶杯猫金光瑶
      虽然瑶咪很娇小,真的很小, 但是你绝对不能在他面前说,忘机兔会送你去医院,但瑶咪会直接送你去天堂。
      对了,此宠物适合有轻微m倾向的人群,但即使是抖m的人群要养瑶咪也必须在他成年之前让他和蓝曦臣一起生活,不然我们会强行把他接回来,因为我们不想背人命官司。
      如果你已经把瑶咪和蓝曦臣一起养了,你可以偷偷观察他们在一起的样子,有机会看到瑶咪用头蹭蓝曦臣并且“喵喵” 叫着撒娇,还有可能会看到他咬着蓝曦臣的兔耳朵并用尾巴圈着蓝曦臣而蓝曦臣满眼宠溺地看着他。
       警告,如果瑶咪向你喵喵脸请立刻去看他要让你干什么并满足他,否则他会不开心,后果自负,反正你买了保险。如果发现你家瑶咪不像平常那样温和傲娇对你呼爪子,请立刻调查周围人是否养了聂明玦,并立刻买蓝曦臣回去看着他不要让他单独去见聂明玦。
蓝眸白兔蓝曦臣
       蓝曦臣的饲养和蓝忘机差不多,只是他会自己起床自己做饭自己看书,如果你快睡过头了还会温柔地用头把你蹭醒。
      如果附近养的宠物吵起来了,你可以把蓝曦臣放在正在吵架的动物中间,那么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满意地一起玩了。(魏无羡和江澄除外,如果他们不打架了请立刻反映给我们并带上蓝曦臣到那里去,务必要解决问题让他们立刻打起来,保持良好关系。)
      如果蓝曦臣看到了附近有人养的瑶咪,那么他每天都会去照顾小猫咪,请不要阻止他,不然他会很难过而你的生命安全也很难保证。
红毛大型犬聂明玦
      领养此犬请带上你的户口本身份证,我们要调查你的祖宗三代是否无作奸犯科的历史,否则你可能会被聂明玦嫌弃,甚至他太看不过你把你宰了。
      带聂明玦上街的时候请确保你没有急事,他会抓小偷抓强盗抓骗子抓人贩子。所以我们推荐此犬给警局工作者。
      警告,请不要让聂明玦看到幼年的瑶咪,瑶咪会害怕;也不要让聂明玦看到成年的瑶咪,最终后果都一样,太血腥恕本店不描述了。如果已经看到了,请立刻买只蓝曦臣回去,让他寸步不离地跟着聂明玦防止他和瑶咪单独见面。
      太长了只能分两次发了→_→亲们食用愉快~


提问:请攻们说出自家受最喜欢什么(。ò ∀ ó。)

谈汝衡.:

#忘羡 冰秋 花怜 曦瑶 追凌 薛晓 漠尚 冰九 双玄 风情#
#ooc预警!!!#
#私设如飞,前方避雷预警!!!#
#人物是墨香的,沙雕【划去】是我的#


【忘羡】
蓝忘机:【偏过头去看魏无羡,微微一笑】
魏无羡:……【内心os:卧槽卧槽卧槽二哥哥笑了!!!他真好看!!!不过我怎么有种不祥的……】
蓝忘机:【正色】天天,天天,和天天
魏无羡:【内心os:预感……???!!!】蓝湛!
蓝忘机:我在.
魏无羡: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其实我……
蓝忘机:【定定地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内心os:唉,又输了】其实我……就是喜欢天天!哎怎么着吧,本老祖就是喜欢!!!
蓝忘机:……【一把扛走】
'江澄:妈的死给!蓝二怂!'


【冰秋】
洛冰河:【不假思索】【低头掰着手指】清静峰宁婴婴师姐明帆岳清源柳清歌齐清萋柳溟烟门口扫台阶的……
沈清秋:【恨恨地用扇子敲了洛冰河的头】闭嘴!谁说为师喜欢那许多人了!为师是那么多情的人吗?!【内心os:前面几个还能理解,不过谁来告诉我为什么会有柳巨巨?!门口扫台阶的是什么鬼!拉过来凑数的吧?!是吧?!】
洛冰河:【泫然欲泣】师尊……
沈清秋:【内心os:卧槽卧槽又要哭!】不哭不哭,师尊最喜欢的,当然是……是……是你啦【老脸一红】
洛冰河:【一秒止哭,惊喜】真的吗?!
沈清秋:【无奈,展开折扇】嗯……
洛冰河:【猛地抱起沈清秋,眼里亮光点点】师尊!探讨时间到了!
沈清秋:???【内心os:合着刚才那样又是骗我呢???!!!】
'飞机大大:黄瓜兄,竹舍的床怎么又坏了,不是一周前刚换了新的吗,你省着点用好不好,要经费的……【疲劳.jpg】'


【花怜】
花城:【微笑看向谢怜】这个问题,还是让哥哥来回答吧.
谢怜:【想了想,鼓起勇气】红红儿、三郎和血雨探花……
花城:【笑意俞深,呼吸逐渐急促,一步步逼近】哥哥,你说的……可是真的?
谢怜:【轻轻地点了点头】嗯.
花城:【一把将谢怜箍进怀中深吻住】殿下你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老父亲:花城我#$%¥*&々#+&!!!'


【曦瑶】
蓝曦臣:【温柔地看着金光瑶】阿瑶,我能说吗?
金光瑶:【心下一软】当然可以,二哥想说便说.
蓝曦臣:【深吸一口气】增高垫,增高垫和增高垫
金光瑶:【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转身便走】
蓝曦臣:【一个意识到自己玩脱了的表情】诶阿瑶?阿瑶你去哪儿?!阿瑶你别生气!
'据某魏姓男子透露,蓝家宗主半夜三更竟流落街头.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追凌】
蓝思追:【胸有成竹】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
金凌:【嘟囔】知道还不快说,磨磨蹭蹭的……
蓝思追:【微笑】是仙子,岁华和抹…唔???!!!
金凌:【用尽全力捂住蓝思追的嘴】【脸烧得火红】别听他乱说!什么抹额!不知道!!!
蓝思追:【被捂嘴仍然温柔地笑着】【内心os:阿凌真可爱……】
'蓝景仪:【手动再见】告辞.'


【薛晓】
薛洋:这个嘛,我得想想……【内心os:晓星尘喜欢的?他喜欢什么?这种东西我怎么会知道?】
晓星尘:【半晌没听见声音】阿洋……?
薛洋:【烦躁地用降灾剑鞘磕着地面】【内心os:他妈的豁出去了】我不……
晓星尘:【打断】让我来说吧.我喜欢糖.
薛洋:【愣了一愣】道长你……
晓星尘:【温柔地笑着】阿洋喜欢的我都喜欢
薛洋:【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舔了舔唇,扑倒】道长,你这样说我可保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来,嗯?
晓星尘:【只是笑】甘之如饴
'大家好我是薛洋,我要强调:我是攻!攻!攻!'


【漠尚】
尚清华:【清了清嗓子,谜之自豪】咳咳,这个大王你一定不知道,还是让我来说吧.我喜欢的是……
漠北君:【靠在床上】闭嘴.我怎么不知道?
尚清华:【懵】啊……好吧……【内心os:大王怎么会知道?难道他这么了解我?!】【莫名感动】
漠北君:【眼也不睁一下】每天打三顿
尚清华:???!!!【内心os:卧槽我就知道他不是这种人!!!】不不不不不是!
漠北君:【猛地睁开眼,投过一记眼刀】
尚清华:【秒怂】【本能地抱住头】好吧听大王的,大王说什么都对……
漠北君:【从床上坐起来】滚过来
尚清华:【QAQ】哦
漠北君:【将尚清华抱住,不耐烦】这个总行了吧?
尚清华:【星星眼】大王!!!!!
漠北君:闭嘴.你太吵了.
'沈清秋:【叹气】飞机大大你变了……'


【冰九】
洛冰河:【嘴角挑起一抹邪魅的笑,朝沈九一步步逼近】
沈九:【展开折扇,警惕】你想干什么?别过来!
洛冰河:【俯下身,在沈清秋耳边呢喃】《春山恨》《冰秋吟》里面的姿势师尊都喜欢,最喜欢的还是后入,对不对?
沈九:【恼羞成怒,一把推开洛冰河】洛冰河你个畜生!孽障!
洛冰河:【并不生气,故作惊讶】啊呀,师尊你的脸好红,是生病了么?
沈九:【气极,将扇子甩了出去】滚!
'柳清歌:【把扇子捡起来,扔了回去】你能不能老实会儿,扇子别到处乱丢.'


【双玄】
贺玄:【冷漠】我拒绝回答
师青玄:【Ծ‸Ծ】明兄……
贺玄:【看了一眼师青玄】风师扇、扮女相、中元节.还有,不要叫我明兄
师青玄:【眨了眨眼】明兄说得有一点不对哦
贺玄:嗯?
师青玄:【扑到贺玄身上】是“和明兄一起扮女相”!
贺玄:……从我身上下去
'花城:【打开通灵阵】是黑水啊,又来借钱?【假笑.jpg】'


【风情】
风信:慕情喜欢什么?我怎么知道?你怎么不去问他啊?
慕情:【翻白眼,没好气】你就不能想想吗?!
风信:……【内心os:我操了,他刚才是翻了个白眼吧?!】行行行,我想,行了吧!
风信:【绞尽脑汁,突然灵光一闪】哎对了!你不是喜欢我吗?这个可以吧!【奇异的自豪感】
慕情:【从整张脸烧到了耳后】不知道别他妈瞎说!!!
风信:【彻底烦了】我操了!我真是操了!你怎么那么多事!
【接下来两人吵了一个小时】
'谢怜:【慈祥的微笑】再吵不玩成语接龙了,你们两个去给我成亲'

十文字硫晰:

【魔道全员】现代的日常[十四]

文风无下限
没有爆点,没有笑点,纯属娱乐,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懒文笔,请多包涵……
日常搞笑
依然希望和各位道友拜把子
【拜把子可以戳我】
我希望能有大家的评论啊——!

PS:最后一张图上的最后一句话应该是

      「我自己都不知道」

        手残打错了,请见谅

蓝启仁:你们还我白菜【13~16】

洛九思:

★忘羡曦瑶追凌江宇直(本章有柳澄)
★搞笑文风,偶尔深情
★段子体的尝试
★那些年被仙子吃了的家规&不得不说的土味情话


13.


蓝启仁:“云深不知处禁酒。”




蓝忘机:“魏婴,我下山给你买的天子笑。”




蓝启仁:“云深不知处禁止骄奢淫逸。”




蓝曦臣:“阿瑶,你看把整个云深不知处当了够不够给金鳞台的聘礼?”




蓝启仁:“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




蓝思追:“阿凌慢点走,等等我!别往那去,那是冷泉!含光君和魏前辈在里面呢!”




蓝启仁:“云深不知处禁……算了爱咋咋地吧。”




14.


(寒室外一群被罚倒立抄家规的门生)





魏无羡:“你们犯了什么错?”




门·面面相觑·生:“我们在敛芳尊面前抱怨泽芜君对我们太过严苛。”




魏无羡:“被大哥听见了?泽芜君虽然在课业上对你们是严厉了一些,但也不会轻易罚你们的,你们这帮兔崽子又惹什么货了?”




门·突然惶恐·生:“没有啊老祖前辈,我们一直在和敛芳尊说话,而且敛芳尊也一直笑眯眯的,还和我们一起抱怨呢。”




魏无羡:“那你们……”




门生:“我们第二天随宗主去兰陵参加清谈会的时候,被敛芳尊以进门先迈的左脚不合礼数的理由罚了100遍的蓝家家规。以蓝家主母的身份……”




魏无羡:“……”



15.


(芳菲殿,金星雪浪旁)




蓝曦臣:“阿瑶,我看你今天有些怪。”




金光瑶:“哪里怪?”




蓝曦臣“怪好看的。”




金·怀疑自家男人喝了一坛子天子笑·光·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瑶:“???”



/不小心路过的思追/



(夜猎中)



蓝思追:“阿凌,我觉得你有点怪。”



金凌:“你才怪呢!”




蓝·觉得自己拿错剧本思·万分羡慕泽芜君·追:“……”



16.



(云梦莲花坞)




柳清歌:“晚吟,今天你有点怪。”



江澄:“滚!”




柳清歌:“……”

思追儿被表白了

思君可追否。:

来个现代梗^ω^


主要我有点想吃巧克力了:)


一起来吃这波糖
――――――――――――
蓝思追同学被表白了。


发现这件事儿的是他的后桌蓝景仪。


据蓝景仪所说他那天早起到学校里去抄家规,却见前桌抽屉里似乎放着什么不明物体。偷偷的探出头看了两眼,发现居然是情书+巧克力?


这可真是震煞人也,蓝景仪同学毫无心理负担的将这件事添油加醋大肆宣传,于是乎,等到蓝思追来时,只见前后几双眼睛脉脉含情的看着他:“思追你总算来了……快把情书拆开看看是谁写给你的情书?”


蓝思追登时尴尬。


蓝思追的同桌金凌姗姗来迟,刚来便看见这一副尴尬的场景,不禁笑了笑:“一大早过来这干什么呢?”


蓝景仪仿佛找到了同党一般:“金凌我跟你说,今天早上我在思追抽屉里发现了情书啊!情书啊!说好基友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的,他这明显是有情况啊!”


“情书?”金凌颇有些怪异的看了蓝思追一眼,拎开椅子坐下,分明没在意的样子。


蓝思追轻轻吐了一口气,又有些失落一般垂下眼眸,藏在衣袖内的手指缓缓蜷了起来。


可是金凌没兴趣不代表其他人没兴趣啊,蓝景仪就是个中代表,叽叽喳喳的吵死个人,可蓝思追始终眼观鼻鼻观心,任他如何追问都不肯说出那个女生的名字。


见盘问问不出什么二三来,几人又将主意打到了巧克力身上。这个牌子的巧克力可是很贵的啊再不吃化了多可惜思追你如果不吃我们可以代劳啊放心大家都是基友代吃费就不要了。


“代吃费?”蓝思追似笑非笑,蓝景仪理直气壮,“吃巧克力多容易长胖啊,思追儿你要保持身材哥们儿我帮你吃了就会长胖,难道不需要代吃费吗。”这理都从姑苏歪到兰陵去了。


蓝思追轻呵一声:“不必了,多谢。”彬彬有礼,教人挑不出一丝错处。金凌一脸黑线:“你还多谢?换我我就直接关门放仙子了。”


“景仪他就这样你也不是不知道,”思追笑了笑,“不说这个了,这个牌子的巧克力很贵的你要不要吃一下?”


金凌傲娇的抬起头:“不吃,人家女孩子买给你的我怎么能吃。”思追失笑:“你怎么还傲娇了?这个巧克力送给我了就是我的,当然可以给你吃了。”


“人家向你表白,又不是向我表白,”金凌补充道,“你这么草率的分给别人那个女孩子会伤心的。”


“那我也顺便表个白呗金公子,”思追拿起一颗巧克力在金凌眼前晃晃,“你不接受我的心意我也会伤心的啊。”


你真的不是在敷衍我吗?金凌下意识想问,但想想还是没有说话,接过来剥开糖纸塞进嘴里。


表白?说的跟真的一样。


“看来你还蛮喜欢吃这个牌子的巧克力的。”蓝思追看了一眼金凌的表情,总结道。“嗯……挺甜的。”金凌点点头,垂下眼眸。


是巧克力太甜了吧,为什么嘴里这么甜,心里也跟着甜起来。


是巧克力太甜了吗,为什么嘴里这么甜,心里却又慢慢苦涩起来。


……说的跟真的一样。


我才不会当真。


蓝思追又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去。


转天蓝思追又从抽屉里掏出了那个牌子的巧克力。


蓝景仪惊呼:“这妹子也太执着了吧,怎么就好死不死看上了你这个薄情郎,怎么就没有妹子看上我呢……”


金凌不紧不慢:“谁叫你长得丑?”


蓝景仪悲愤:“人艰不拆啊!”


蓝思追笑了笑:“还吃吗金凌?”


蓝景仪再次悲愤:“区别对待啊!”


然而并没有人理他。


蓝景仪一边嘤嘤嘤一边跑到子真那里求安慰去了。


金凌并没多说什么,从思追手中接过巧克力,拆开包装就吃掉了。蓝思追又看了他两眼:“今天倒是挺爽快的啊。”


金凌装似毫不在乎:“难不成你还要再顺便表个白?”“也不是不行啊,谁叫我不喜欢吃这些甜食呢?”


……更苦了。


当蓝思追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从抽屉里掏出巧克力时,众人的表情已经从震惊变成了麻木,连蓝景仪都不会再嘤嘤嘤着跑去找子真哀叹命运多舛时运不济了。


只是……


金凌心中苦涩一天胜过一天,终于在蓝思追又一次把巧克力递过来的时候怒了:“别敷衍我了行吗?谁要你顺便表的白啊?不喜欢吃甜食就去扔掉!拿我当挡箭牌算什么呀!”


“金公子可是冤枉我了,我并无此意。”蓝思追彬彬有礼,望着金凌眼中明晃晃的不信,他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侧过身去凑在金凌耳边说道:“要不要给你看一下那份长的和情书一样的贺卡?从来没有人给我送过情书和巧克力啊。”


金凌懵了:“那你这么多天的巧克力……”蓝思追笑了:“那可是我买来特意给你吃的,你却误解我让我好伤心啊。”


“所以,金公子,吃了我这么多天巧克力,真不考虑接受我的表白?”


――――――――――――――
上一篇崩金凌的人设这一篇崩思追儿的人设……


算了我下次努力不写崩……


本来是有一句“于是傲娇凌心安理得的把巧克力全部吃掉了”


结果发现插不进去了……


凑合着看看吧哈哈哈


总算这篇比上篇要像个正儿八经的小甜文了……


@肄业   @蓝秋醉

【忘羡】《小秘密》忘羡小甜饼

银尾狐:

可爱


正襟危坐的炕:



鸡血产物,忘羡小甜饼,江澄视角

今早10点看到动画官微老祖人设头顶那根毛...我真的想笑...

后来发现...咦莫名其妙得越看越萌...

这篇ooc雷且无聊,就当成私设随便写写,不要揍我(。

不是混更,今晚及格分照旧老时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秘密》




 








江澄其实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小秘密。




 




 




魏无羡头上那根总是微妙地翘着的头发丝,看起来好像就是单纯地随风摇摆。




 




 




———— 但其实他总是能看出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




魏无羡第一次到云梦的时候,一推门看到狗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死命地抓着江枫眠的衣角,带动着那根头发也跟着颤巍巍地抖动着。




 




 




江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那根不一样的头发。




 




 




【看起来好像妃妃的尾巴啊...】他心想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深究那根头发,紧接着被江枫眠要强制送走爱犬的消息砸懵了,圆乎乎的小身体气到发抖,恨不得将那人连着那根碍眼的头发一起塞进莲花坞的池水里。




 




 




====




魏无羡来到云梦的第一个月,对于陌生的环境还是怯怯的,每次看到江澄的时候都好像还对上次送走狗狗的事情心怀愧疚一般垂着小脑袋,黑亮的头顶上方那根毛也蔫了吧唧地耷拉着。




 




 




江澄十次里有九次看到他的时候,那根头发都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得他觉得甚是碍眼,恨不得伸出小手将那根毛立起来。




 




 




最后,他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伸出白白的小手掌心拉住了那人的衣服,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你要...和我一起去莲湖摘莲蓬吗?”




 




 




魏无羡头顶的那根毛瞬间像被阿娘的紫电抽打了一样精神百倍地立了起来,同时小心翼翼地抬起白嫩的小脸用湿漉漉的黑眼睛盯着他露出浅浅的笑意。




 




 




江澄终于觉得看着舒服多了。




 




 




 




====




 




舒服个....屁。




 




 




接下来的几年间,这根毛每天都随着主人浪到没边的嘴欠和嚣张挑衅的身姿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特别是在和他斗嘴的时候,那根毛都在头顶嚣张地立着,吵到激动的时候,头发丝顶端甚至会微微弯曲成柔韧的弧度,像只躬起背部的猫。




 




 




...看得他恨不得回到过去将自己主动示好的嘴给堵上。




 




 




====




不对劲,很不对劲。




 




 




虽然魏无羡每天面上还是笑嘻嘻的,但是江澄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那根头发有这么反常了。以往那根头发都是精神得不行的样子,现在大多数情况下却都是蔫了吧唧地贴着魏无羡的头顶。




 




 




他轻哼了一声,心想虽然云深不知处的教条古板又繁琐,但是终于可以让这小子收收性子了,省的整天四处偷鸡摸枣儿给云梦丢脸。




 




 




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错了。




 




 




魏无羡哪里是收了性子,这是把性子全憋在固定的一个人身上发了!




 




 




====




“魏兄,蓝老头他...”




 




 




聂怀桑话说到一般突然噤声,干咳一声,展开折扇缩到一旁。




 




 




魏无羡微微侧头,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古木下站着挺拔修长的身影,身形一动,嘴角噙着笑意跳下了墙檐,迎上去就嚷着:“忘机兄!”




 




 




江澄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原以为被压制了性子,这段时间再也不会嚣张地立起来兴风作浪的头发。




 




 




————又立起来了。




 




 




魏无羡兴高采烈地想要追过去,结果吃了个飘然而去瞬息无踪的背影,皱了皱鼻子,转头看着其他人道:“他不睬我。”




 




 




江澄眼瞅着那根毛又无精打采地垂下来,心想,他刚才要是注意到你头顶那根拧巴弯曲,荡漾得不行的头发,睬你才怪了。




 




 




嘴上就控制不住地嘲笑他:“他肯定和他叔父一样,觉得你邪透了,坏了胚子,不屑理你。”




 




 




====




每天魏无羡从藏书阁抄书回来,江澄都可以看到那根头发在他头顶精神抖擞地立着。




 




 




偶尔他在谈话间聊到蓝忘机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陷入了沉思状态中。




 




 




但是江澄一看到他嘴角隐不住的笑意和头顶颤颤悠悠抖动着,时而押平了伸直时而略微弯曲的那根头发丝儿。




 




 




就知道他肯定不在想什么好东西。




 




 




====




后来过去了好几年,中间也发生了很多事,江澄总觉得那根毛像个人一样,也被世事所累,兴风作浪不起来了。




 




 




直到百凤山围猎。




 




 




“忘机。”蓝曦臣温和的声线轻唤着身旁立于马上如玉树一般挺拔的身影。




 




 




江澄直觉一般地侧头,眼睁睁地看着魏无羡头顶的那根毛像是沉眠了许久突然苏醒了一样,颤颤巍巍地竖起来,对准了某个方向羞涩地摇摆着。




 




 




 




他突然就很想拿把刀把魏无羡剃秃。




 




 




 




 




 




 




 




 




—————————欧了———————




 




 




 




 




当然最后没剃成,不然就是秃头祖师了(bushi




 




 




...我到底在写什么东西( _ _)ノ|






麦伢maiya:

一庭一院
一花一木
一猫一狗
一儿一女
一生一世
据说转发端午节会阖家团圆